橫幅通用100% x 90px

中軟國際畫餅難兌現被指欺詐求職者未就業還須還貸

本來是想找工作掙錢,沒想到先背上了兩萬多元的培訓貸,公司承諾保障就業,最後又不落實,這不是欺詐嗎?”近日,多位IT行業求職者反映,其在招聘網站上找工作時,一家“中軟國際”公司通知其來試而在面試時,又以專業技術能力不足等為由,讓其參加公司的培訓,稱公司保障就業,在培訓結束後,求職者可以留在本公司,也可以推薦去華為等軟件企業。然而,這些求職者培訓完後多未如願就業,還需要分期償還培訓貸。3月10日,法治周末記者加入“中軟國際貸款培訓被騙”QQ群,群内人數達到四百多人,除了中軟國際的“受害者”,還有一些華育國際、北大青鳥等公司的求職者,因為類似的經曆,大家尋找組織“抱團取暖”。甚嚣塵上的校園貸在監管壓力下趨于沉寂之後,培訓貸的陷阱又浮出水面。資料顯示,2016年4月至今,北京、上海、深圳等地陸續上演“培訓貸”騙局——大量培訓機構冒充企業發布招聘信息,在求職者面試時,誘導求職者簽署培訓就業協議,且通過分期貸款等名義為求職者申請培訓貸款。但事實上,大多求職者在開始培訓不久後就發現了公司的“真面目”,但此時,培訓費已經落袋為,求職者不得不在沒有收入的情況下承擔每月不菲的還款額。招聘變培訓中軟國際官網介紹,其成立于2000年,是一家綜合性軟件與信息服務企業;2008年,中軟國際投資成立了中軟國際教育集團,由北京中軟國際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經營(以下簡稱“北京中軟國際教育公司”),該公司下設卓越培訓中心和卓越體驗中心,主要從事IT人才培訓。“我走過最遠的路,就是中軟國際的套路。”正背着培訓貸的李晟(化名),談起自己找工作的經曆時發出感慨。2016年6月,剛大專計算機專業畢業的李晟,在北京開始了求職之旅,“當時,我在招聘網上投了很多份簡曆,應聘的崗位是軟件測試,然後,有一家名為’中軟卓越’的公司通知我,讓我去面試,看到公司開出五險一金、績效獎金等條件,就滿懷期望的前去應聘”。經曆了常規的筆試流程後,在面談環節,面試官以專業能力不強等為由,說服李晟參加公司的培訓,學習JAVA軟件開發課程,“面試官稱培訓後如果通過考核,就能留在公司工作,并且學了培訓所授内容,以後也能有更高的起步。”由于剛畢業沒有工作經驗,面對面試官畫的“大餅”,李晟便心動了。面試官告訴李晟,JAVA軟件開發課程培訓是3至4個月的課程,需交17800元的培養費,培訓費可貸款。談妥後,李晟便與該公司簽下《中軟國際人才定制培養協議》,辦完分期償還貸款手續。貸款模式是“6+12”的模式,即前6個月隻交利息,後面12個月交本息,年利率6.5%,一共還20004元。“可是,在後來上課時就感覺到了些蹊跷,因為在我培訓的近4個月裡,幾乎每天都能看到有求職者來面試,每次都十幾個人左右;而公司好像隻要能收培訓費就行,并不在意學生的個人情況,我班裡還有學銷售的同學。”李晟介紹。3月13日下午,法治周末記者來到李晟之前面試和培訓所在公司,該公司位于北京市海澱區蘇州街億方大廈11層。打開電梯後,“中軟國際”的logo映入眼簾,公司玻璃門上貼着“面試請到前台登記”的字樣。記者看到,不少求職者依次坐在前台休息處,神情緊張地等候傳召;隔壁就是培訓教室,裡面有學生正在上課,走廊裡不時傳來老師講課的聲音。面試結束後,記者先後接觸到3位面試者,分别應聘英語翻譯、顧問、産品崗位,但均被面試官勸說學習軟件開發。“面試官和我談了好久,說做英語翻譯壓力太大,勸我交一萬多元參加培訓、學習軟件開發……”面試英語翻譯的姑娘對法治周末記者說,“感覺莫名其妙的,怪不得之前在搜索引擎上輸入‘中軟國際’時,會出現‘中軟國際培訓’的自動輸入選擇,現在明白了,應該是很多面試者都遇到過這樣的情況,才會生成自動輸入;精心準備來面試,原來就是一個局,白白浪費一下午時間。”未如願就業還須還貸法治周末記者在《中軟國際人才定制培養協議》看到,甲方為北京中軟國際教育公司,乙方為學生本人。協議裡寫定制培養費17800元,乙方采用助學貸款形式,定制培養3至4個月,培養期間無需還款,成功入職中軟國際後,在職期間學生無需還款,由中軟國際每月幫助還款;若還款期間乙方離職需自行承擔後續還款。“在培訓結業時,班裡同學都獲得了公司頒發的認證證書,卻沒有人來對我們進行入職的面試和筆試。”李晟透露,跟他同期同班培訓的二十多人,沒有一個在中軟國際就業。李晟介紹,中軟國際所謂的推薦軟件企業,隻是将學生的簡曆在招聘網上進行海投或者找熟人推薦;後經學生與中軟國際反複交涉,中軟國際表示如果學生不滿意就業可以選擇重修。“我們背負還貸壓力、交房租等資金開支壓力,等待公司安排就業或者重修課程的時間成本太高,根本耗不起,所以,班裡同學後來都是通過自己在找工作。”李晟說。據記者接觸到的求職者介紹,他們是與哈爾濱銀行互聯網金融事業部簽訂的“消費貸貸款協議”,該協議規定若本人與教育機構之間發生任何争議,應自行與教育機構進行協商。在培訓期間是否退學與本筆貸款并無關系,均需履行還款義務;培訓機構是否安排就業與本筆貸款并無關系,均需履行還款義務。李晟介紹,因逾期還款會被銀行在有關征信機構記錄,所以學生隻能“認栽”按時還款。“我并不排斥培訓,但以招聘為誘餌來推銷培訓賺取培訓費的做法,是用不正當的手段為自己謀取利益的行為,這種行為我們無法接受。”李晟表示。針對上述情況,3月13日,北京中軟國際教育公司公關部負責人向法治周末記者表示,北京中軟國際教育公司每年會有幾百人被公司優先錄取;很多學生在培養完後,也會向公司業務線上的合作夥伴進行輸送;而做教育培訓,難免會有個别學生有負面投訴。涉嫌廣告欺詐在滬江網法務總監林華看來,以上案例涉及到兩個獨立的環節,一個是培訓貸,一個是涉嫌以招聘名義推銷培訓産品。林華表示,中軟國際招聘和培訓混業,很容易會造成糾紛,引來用招聘為培訓業務拉流量的懷疑;企業應該公布錄用要求和通過比例,否則,難以避免嫌疑。北京市威宇律師事務所合夥人滕立章也認為,培訓貸作為教育消費金融的一部分,其本身不存在問題,“但是正常情況下,培訓貸應該是消費者基于對培訓機構的師資、課程、培訓質量的信任而選擇申請,而不是基于培訓機構的聘用,或者推薦工作的口頭承諾。”滕立章認為,上述中軟國際求職者之所以有這種遭遇,是因為缺乏對于中軟國際培訓情況的了解,輕信其口頭承諾或者宣傳,沒有詳細閱讀和理解中軟國際所提供的協議文本内容而造成;實際上,該文本對于中軟國際沒有任何實質的聘用或者推薦工作的義務約束。北京郵電大學法律系副教授、互聯網治理與法律研究中心常務副主任謝永江表示,如果企業以招聘名義推銷培訓産品,涉嫌廣告欺詐;如果培訓企業未達到所承諾的培訓質量和就業标準,涉嫌違約。“避免就業糾紛的合理做法,應将培訓協議進行完善,例如,應明确成功就業以及未成功就業學生的不同處理方式。學員也應充分、全面理解書面協議條款,不要被口頭承諾所迷惑。”謝永江談道。

猜你喜歡:

最新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