橫幅通用100% x 90px

牛闆金自融

曝光原因:牛闆金自融,好可惜

牛闆金逾期大起底: 大權旁落 自融 創始人回天無力

2018年7月3日,部分媒體報導江浙地區有名的互聯網金融平台發生逾期,其主體公司“浙江佐助金融信息服務有限公司”已向相關出借人發布公告,呼籲用戶授權牛闆金追索債權,并表示,牛闆金已經聯系相關律師準備走法律程序解決問題。

上線至今,三易其主

牛闆金的發展道路說來有些悲壯。

2015年11月24日,牛闆金android版正式上線,随後的11月,ios版上線。創始人是王旭航等一批有名校背景、銀行及政府從業經驗的人,實力相當不錯。當年的累計撮合交易額就突破了一億。這一步,牛闆金走得很穩。

2017年上半年,佐力控股、浙江丹駿、彤瀚投資等公司入股牛闆金。精英創始人團隊+上市公司(佐力控股旗下有兩家上市公司)融資背景,讓廣大P2P用戶和業内人士對牛闆金提起了信心。瞬間,平台的用戶激增,撮合交易額和第三方平台排名都迅速攀升。可是此時的牛闆金已經不是王旭航等創始人的牛闆金,而是股東們的牛闆金了。

接着,有媒體曝光牛闆金涉嫌自融,平台有20多億的出借款項都與佐力控股和彤瀚投資等股東有關。可以看出,牛闆金這時已經身不由己。

2017年下半年,牛闆金相繼引入融數金服和“春曉天澤2億元A輪融資”,。春曉天澤是春曉資本和上市公司天澤信息的結合體。春曉資本在2017年清科排行榜能排到新銳30強,而天澤信息的市值也有50億,都是很強大的資本。

牛闆金自融

(圖片來源于網貸)

有了新的金主,出借人再次燃起了對平台的信心,牛闆金當年累計撮合交易規模突破200億。表面上看,牛闆金的發展越來越壯大。然而,很少有人關注到,創始人們在主動權上做出了多大的退讓。而且,事實證明,他們的一再犧牲間接導緻了牛闆金淪落到如今的地步。

發假标、自融、牛闆金忘初心入窘境

平心而論,牛闆金上線至發生逾期之前都一直走得還算順暢。即使2017年5月發生了一點自融風波,也輕易地被第二輪融資蓋過。

但是,千裡之堤,潰于蟻穴。牛闆金安全度過了去年5月份的自融風波之後,并沒有進行全盤去自融,或者進行更加科學長遠的項目規劃,而是選擇通過障眼法和媒體打太極。直到現在,用戶登錄牛闆金APP都可以發現該平台的部分标的透明度很低,且無法查看曆史标。甚至,有些标的的公開信息都很粗陋。

即使這樣,有心的人還是可以發現,很多牛闆金APP上展示的标的都和第二任股東之一的佐力控股關聯頗多。例如,有用戶就發現,“寶盆網”好幾個項目的借款方在與佐力控股的關系鍊中“均出現了孫啟良、劉仁平、上海居怡等公司,”且孫啟良是牛闆金去年5月自融事件中的主要人物之一。

可以看出,從牛闆金走上自融之路那一刻開始,就注定了它有一天會陷于自融的泥淖。

創始人的公告,P2P圈的悲歌

不同于很多P2P平台出事之後引來罵聲一片,牛闆金創始人發布逾期公告之後,很多網民紛紛表示“希望牛闆金對逾期事件的處理做成做成業界的良心,風險緩釋的典範”、“王旭航講話富有感染力”、“希望确實做到、履行諾言”。

看《王旭航就牛闆金逾期事件的公開信》,确實真摯感人。雖然事到如今牛闆金已經無力回天,但是以王旭陽為代表的創始人們不但表明了自己内心愧疚、決不推卸責任的心意,也明确了牛闆金将會“有步驟有計劃地實施後續事項”,并且已經安排了處理計劃,盡量為投資人挽回損失。目前來說,牛闆金确實主動擔負了自己該擔負的責任。

P2P平台:不忘初心,方能長遠

牛闆金的逾期,其實是平台自融的必然結果。作為P2P平台,自融是被金融監管部門明令禁止的。從這一層意義上來講,牛闆金已經背離的原先作為一個P2P平台——“網絡借貸信息中介”的初衷,更像一個為某些股東建設的“融資平台”。所以它出事,在情理之中。牛闆金的逾期,本質上和P2P無關。最多,我們可以稱之為類金融平台。

現在很多人總是擔心P2P平台出事,其實有些過慮。總體上來說,我國的互金行業一直在變得越來越好,越來越正規化,而且,随着備案合規的進程不斷向前推進,那些堅持合法經營、擁抱監管的真正的P2P平台,終将迎來屬于它們的美好明天。

圖片1.png (497.96 KB, 下載次數: 0)

圖片1.png

猜你喜歡:

最新文章